向华强曾为陈岚拳打无赖,向太拒绝蔡万霖儿子,义无反顾奔向爱人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快手明星

1983年,刚刚新婚不久的向华强与陈岚小俩口,走在傍晚的庙街,在路过一个命相占卜摊时,被摊主突然叫住:“这位先生,请站住!”,向华强扭头看了一眼,摊主是个白须飘飘的老者,“我看你天庭饱满,地壳方圆,必是大富大贵之相“。向华强和陈岚相视一笑,正要走,老头又继续说:”只是眉宇之间隐隐含有杀气,令祖上应该是武将之家“。

向华强曾为陈岚拳打无赖,向太拒绝蔡万霖儿子,义无反顾奔向爱人

这下陈岚来了兴致,非要让摊主也给自已好好看看,老者仔细端详了一会陈岚的相貌,又拿起她的手掌看了看说:“小姐你身世波折,从小就未曾与亲生父亲谋面过”,陈岚瞪大双眼,说不对啊,我见过的。后來陈岚回到家追问母亲,才得知自已根本没有见过亲生父亲,是刚生下來就被送人了,是她母亲在她4岁时又把她从别人家要了回來。

小陈岚在6岁那年,得了一场白血病,几乎夺走她的生命,当时小小年纪的她整天虚弱的躺在医院病床上,浑身插满了输血抽血的管子,痛苦异常,好在最终命大,找到了合适的骨髓配型,逃过了这一劫。

向华强曾为陈岚拳打无赖,向太拒绝蔡万霖儿子,义无反顾奔向爱人

等她长到18岁时,已出落得亭亭玉立,当时的陈岚一心想去当空姐,报考了台湾某航空大学,就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,被她母亲偷偷藏了起来,陈岚母亲长年沉迷于赌博,欠了一身的赌债高利贷,在被债主逼的万般无奈之际,只好答应对方把女儿送去舞厅上班來抵债。

向华强曾为陈岚拳打无赖,向太拒绝蔡万霖儿子,义无反顾奔向爱人

母命难违,为了救母亲,陈岚含着眼泪走进了歌舞厅,成了一名向客人推销酒水的“公主”,但她始终坚持着卖酒不卖身的原则,在舞厅艰难捱过两年的苦日子后,终于帮母亲还清了债务,她就盘算着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。也就是在那个舞厅里,一次偶然机会,她认识了向华强。

向华强曾为陈岚拳打无赖,向太拒绝蔡万霖儿子,义无反顾奔向爱人

洗米华与四太传出绯闻,走赌王之路失败,事业和家庭陷入困局

一波还未平息,一波又來侵袭,洗米华的事业面临困局之际,后院又再次起火,正室妻子陈慧玲看到他在泰国与情人Mandy母子旧情复燃的照片,伤心欲绝... ... 最近,号称澳门新一代“

当年的向华强32岁,陈岚刚满20岁,华强是來台湾探望父亲的间隙,和朋友來舞厅应酬消遣,当时正巧赶上有一名醉酒的客人对推销酒水的陈岚毛手毛脚,爱打抱不平的向华强听到争吵声,就过去看了看,一看是无赖客人正在欺负女服务生,他气不打一处來,借着酒劲当即给了对方一拳,这一拳猝不及防的正打在对方眼眶上,对方大怒,呼啦一声四五个人围了过來,眼看就要动手,华强身边的朋友赶紧跨过去,悄然把对方拉到一边,然后很客气的从上衣口袋拿出一张名片给他看,对方原本挨了拳头正怒气难消,但一看那张名片,顿时怔了一下,随即狠狠看了向华强一眼,扭头带着人走了。

向华强曾为陈岚拳打无赖,向太拒绝蔡万霖儿子,义无反顾奔向爱人

这边,惊魂未定的陈岚这时才敢抬头瞟了向华强一眼,随即又很快害羞的低下了头,向华强也瞬间被青春靓丽的陈岚给吸引住了,俩人从此结缘相识。此后,在向华强的建议下,陈岚离开了歌舞厅,转行去了国泰集团的广告模特公司,做了一名平面广告模特。

1981年,台湾富商蔡万霖的儿子蔡宏图,就是陈岚当时正供职的国泰公司的老总东家,看上了青春靓丽的下属员工陈岚,随即就对她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攻势。陈岚当时心中是属意向华强的,但是这边毕竟是老板的儿子,她也不好直接一口拒绝。一段时间里,她周旋在俩人中间,很是左右为难。

向华强曾为陈岚拳打无赖,向太拒绝蔡万霖儿子,义无反顾奔向爱人

有一次,血气方刚的向华强得知了蔡宏图在追陈岚,他直接向陈岚索要蔡宏图的电话,说要当面跟他谈一谈,冰雪聪明的陈岚生怕向华强冲动不理智,死活不肯给他电话。在陈岚有一次生日时,蔡宏图带了一班朋友为陈岚庆生,蔡宏图正楼着陈岚跳舞时,谁知半道里向华强突然出现,面无表情的径直走向他们,一把拉过陈岚的手,夹在自已的臂弯处,然后在众目睽睽下一脸冷峻的带着陈岚大踏步走了出去。就这样华强把自已心爱的女人从情敌面前带走了,没有一丝一毫的商量余地,留给众人一脸的惊愕。

向华强曾为陈岚拳打无赖,向太拒绝蔡万霖儿子,义无反顾奔向爱人

陈岚把头靠在向华强的肩头,手被他紧紧箍着,心里却如蜜一般的甜,她就是被向华强这种血性勇气和无言的霸道所征服了。第二天向华强直接去替陈岚办了辞职手续,把她带回了香港,1983年,向华强终于与心爱的女人陈岚喜结连理,开始了他们数十年的的幸福生活。

向华强曾为陈岚拳打无赖,向太拒绝蔡万霖儿子,义无反顾奔向爱人

赌王请來陈启礼坐镇澳门,天道盟知难而退,又引发崩牙驹不服

1990年,原本一直由台湾财团“朕伟”控股的澳门赛马会,因经营困难,难以为继,何鸿燊看准机会,联合了林建岳家族的丽新集团等出手组成新财团,以超低价格对马会股权进行了压